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庄典女鞋 » 正文

这男人帮我挽回了出轨的丈夫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22:44:11  

  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张容,女,34岁,职员。

  年过30,结婚10年后,我开始发现自己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选错了丈夫。

  我和丈夫苏翰可以说是青梅竹马,小学就是同学,他大我两个月。上大学时我们都在北京,虽然不在一所学校,但离得也不远。上学放假总是一起去,一起回。女孩子在一个特定的阶段,会对这样的男生有种冲动的亲热,似乎因为相处时间长,他就该天生懂你。那是哥哥和恋人的感觉,相处起来毫不费力,无论做什么,都很自然。于是,很自然地就以为那是爱情了。

  我们总是在两校之间的车站见面,开始还都挺有激情的,周日早上早早就到了车牌下面等着,尤其是冬天,那么冷,他就买个烤红薯焐在手里,等我一到,再给我暖手。

  恋爱没谈一年,我就发现他好像又开始男女不分了,反正对我熟视无睹的感觉。约会他开始迟到,后来我等不及,就往他们学校走,一直到宿舍,他还躺在床上,说头天晚上打牌了,起不来,还责怪我:“既然过来了,干吗也不带点早点上来?”

  有首歌叫《恋爱宝贝》,应该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宝贝吧,我们却一开始就好像老夫老妻,谁也没宠着谁的感觉。

  学校毕业,工作没多久就碰到我们单位分房,有《结婚证》的都能分一套,这完全是个正经的结婚理由,再加上两家大人本来也没什么意见,我们就把婚给结了。然后,就生孩子。

  结婚前就没怎么热乎,结了婚就更觉得没意思了。转眼孩子3岁了,我们两个人在家务上、陪伴的时间上还是协调不起来,他特别爱玩,而且坚决不带我一起玩。一说他,就说我剥夺他自由的快乐,男人是要自由的,他振振有辞,好像还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。这点很伤人心,工作忙,我可以不拦着,可是晚上下了班,赶场子一样地东颠西跑,就实在是不应该了。他常半夜才回家,以为我睡着了,悄手悄脚地进来,其实我瞪着眼睛,看着天花板,搂着儿子,心里全是苦涩:这样的婚姻,还不如没有。

  上大学的时候,我有个男同学,叫陈刚。我们刚上学的时候,他就喜欢我,班上男多女少,我们又是个大班,我连人是哪个都不知道,他就给我写了一封情书,说看见我就觉得很亲切,很动心。他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我这个样子,温柔懂事大方的。那是我第一次接到男生的情书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压到枕头下面,再问同学陈刚是谁。

  周末他就来了,落落大方的,说要找我,因为听说我还不认识他,特意来给我一个认识他的机会。他这人就这样,做事特讲究有条有理,有理有据,在大家干什么都起哄瞎闹的年龄,好像显得特别地老气横秋,一点也不好玩。

  我对他不来电,最多感觉也就是像个哥哥。

  见我没反应,陈刚也就不再写情书了。等我和苏翰谈了恋爱,他还请我们吃过一次饭,好像真的是娘家哥一样,跟苏翰说:“你要对张容好呀,要是她受了委屈,我可不饶你。”

  苏翰当时就有点不高兴,脸拉得老长。陈刚也就不说话了。等吃完饭,苏翰问我:“他是你什么人啊,凭什么这么说话?”我说:“他喜欢我。”说的时候是有点女孩子的虚荣心的,想激起苏翰的醋意。没想到苏翰不吃这套,满不在乎地说:“爱咋咋的吧,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欢我呢!”

  大学毕业,我先结了婚,过了四五年,陈刚也结婚了。他的婚礼是我带儿子去参加的,他找个了小我们好多的姑娘。女孩子不太漂亮,但特会撒娇,看得出来,陈刚是够惯她的。那时我的婚姻正是非常疲惫的阶段,苏翰长不大似的光顾着玩,孩子又小,人特别憔悴邋遢,好多同学一见我就大呼小叫地说:“你怎么就成黄脸婆了?”

  相比之下,陈刚倒是特别精神,我好像还从没见过他那么精神呢,当然也是因为新郎官,好好收拾了的。他也说我,是不是太辛苦了?我能说什么?这个场合总不能诉苦吧。

  陈刚结婚一年后,也有了个女儿。我们虽然在一个城市,却各忙各的,一年能见一次就不错了。大家事业家庭都是起步阶段,时光匆匆,人也匆匆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在烦琐的家务和工作中习惯了人到中年的步伐,看看四周,大部分家庭不都是我这样的吗?男人女人,反正家里总要有一个人付出得多一点。  儿子5岁的时候,苏翰终于玩出问题了。

  他单位有一个小女孩,也是个爱玩的,骑马,飙车,蹦迪,蹦极,还会吃,大街小巷哪里有好吃的她都知道。总之,她的到来不仅带动了单位年轻人的热情,对像苏翰这样的中年人也是一个极大的鼓舞。

  小半年后,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越来越晚,好不容易两个人能呆一会,却一句话也没有。

  终于我也知道了,他们两个人都住到一起了。那女孩也不避讳,就在单位的宿舍。苏翰办公室有个女人,实在忍不住,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:“你去看看吧,要是还想挽救这个家,就去制止,如果不想要了,就当我多嘴。”

  那天晚上,苏翰没有回家。一大早,我就直接去了他们的宿舍楼,在四楼,水房是公用的,正对着楼梯。刚上去,就看见苏翰从女孩的房间里出来,还端个脸盆,毛巾牙刷什么的放在盆里。见了我,愣住了,咬着嘴唇,也不说话。那女孩像预感到了什么,也冲出来,穿个睡衣,张牙舞爪的,冲口就对我来了一句:“跟踪丈夫,卑鄙小人!”

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世界还有没有道理了?眼看走廊上人越来越多,我自己先没脸面了,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,卑鄙小人般地就逃跑了。

  那一刻,真是昏天黑地,暗无天日的感觉。

  和苏翰结婚这么多年,他的贪玩和不求上进,我都忍了,总觉得他心性天真,不会体贴人,也许是成熟得慢点,但最少没有二心,可谁知道他竟然会玩起婚外情来?

  他可能也觉得事情闹大了,或者根本知道也就是在胡闹,他开始到处找我。我关了手机,掐了家里的电话线。他以为我出走了,就给我的朋友、同学到处打电话,问他们见到我没有。

  竟然找到了陈刚那里。苏翰当然不会说是什么事情,但陈刚也感觉到我们之间出了问题,我当时是请了3天假,孩子放在了母亲那里,自己去郊外找了个地方,躲了起来。手机好几天没开,最后那天黄昏,打开了一会,陈刚的电话就到了。

  陈刚说他隔10分钟就拨一次这个号码,他说:“虽然苏翰没说什么,不过我知道你是不痛快了,怎么了?是他欺负了你了还是怎么的?你现在在哪里?我去看你吧。”

  他根本不给我说话的空隙,一直在撵着问我问题。我一个人藏了两三天,感觉痛苦没少,反而有了更多的失落,听到这话,眼泪再也忍不住了,直往下落,嗓子也哽咽住了,我说:“你来吧,我在西山宾馆呢。”

  那正是冬天,不大的旅游区,空落落的。我披了件大衣,站到路边去等他,道路又空又长,正好像我的心和婚姻。他的车出现了,黑黑的小点,远远地驶来,我眯住了眼,一刹那真有希望时光能重新来过的感觉。

  陈刚接我回家,不大的行李包,路上开始做报告,说:“苏翰就是一孩子,根本没长大,你就让着点他吧,这事就好像孩子玩玩具,他想要,你要给他拿走,那也不行。还不如让他先玩,等玩腻了,自然也就不玩了。”

  我一听就火了,我说:“你停车,我下去,要是你也这么说,这世界还有好男人吗?”

  他也急了,说:“我这不是在劝你吗?你不要生气,我去找苏翰谈。说老实话,刚听你一说,我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,早知道他这么不懂得珍惜,我当初拼了命也会抢你过来的。女人是要男人疼的,他怎么可以这样呢?你看你,都有白头发了。”他看我一眼,眼里全是痛惜。

  他走了。坐在黑漆漆的房间里,我一遍遍在想,这个婚姻到底还要不要?如果要,还

  是继续这个样子吗?

  2003年春节,我们是分开过的。真的像陈刚说的那样,苏翰也就是玩一玩,没几天他们也就分开了,据说那女孩很能闹,又没遮拦,单位一时间弄得影响很不好。苏翰压力也大。分手后,女孩子索性辞了职,不知去向了。

  苏翰不好意思再回来,就回了他父母家。我的公婆开始频繁找我,要我给苏翰一个台阶,让他回来,好保全这个家。

  利用春节放假那几天,陈刚给我们家算是做了一次大的修整,甚至他不管我自己都要忽略原来我们家这么多东西都有问题:热水器上水不好,马桶盖歪了,家具该打蜡了,纱窗该换了……

  这些事,苏翰是从来不做的。陈刚边做边笑,批评我是把苏翰惯坏了:“家里要男人干什么?就是做这些的呀。你不该这么惯着他,对他没有好处,就好像管孩子一样,老这么纵容,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?”

  我说:“我有什么办法?都是大人了,又不能打不能骂的。”

  他在上水笼头,边上边使劲,说:“苏翰今天这个样子,你也有责任。结婚快10年了,他还不懂怎么做丈夫,当然是妻子的问题了。”

  我无语,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?

  我不知道的是,陈刚每次从我这里回去,都要跟苏翰汇报一次,他做了什么什么,不是炫耀,而是提醒。这是以后苏翰告诉我的,他说陈刚不说这些,他还真不知道男人原来是可以这么管家的。

  春节刚过,天气就热了。我和苏翰还处在冷战的阶段。他找我我基本不理,同时心里也拿不出一个具体的解决办法来。不知道该离婚还是凑合,又不想委屈自己,心里特别难过。期间,苏翰在单位上也觉得没意思了,干脆离职找了一家营销公司去打工,工资不稳定,工作压力大,人事关系又复杂,他终于因为贪玩付出了代价。

  这些都是陈刚告诉我的,现在他们俩倒成了常来常往的朋友,能看得出来,陈刚一方面是帮我,一方面也是在帮苏翰调整心态。他真的是个特别有责任感的人,只是可惜到了我这个年龄,才觉出这样男人的好处来。

  3月,突然又来了一场倒春寒。晚上11点多,儿子突然发起了高烧,我感觉情况不好,急忙穿好衣服,背他出门,可街上出租等半天也没有,只好叫陈刚开车快来。

  陈刚二话没说,就过来了。结果诊断是白喉。

  苏翰是第二天中午过来的,陈刚打电话告诉了他。

  见病房里安排得井井有条,儿子精神也好了很多,他可能也觉得惭愧了。坐在儿子边上握着他的手在摸。

  我们俩没有话说。我转身出去给儿子洗衣服了。

  陈刚进来了,见苏翰就这么空手来看儿子,忍不住说起了他,一是不给孩子买点东西,二是中午过来,也不管我吃过饭没有,好歹也买点饭上来呀。

  他这么一说,苏翰才想起来。我站在门口,听着这话,心想:人和人怎么会这么不同?陈刚和我无亲无故,都能想到我是否吃饭,苏翰竟然脑子里就会没有这个概念!

  我赌气说我自己下去吃。陈刚一脚跳过来堵住了我,对苏翰说:“你去买,你去买,张容喜欢吃什么,你就买什么好了。”

  苏翰无话,赶紧下楼。陈刚这才说:“为什么你不让他去呢?男人是要在责任中学会长大的,你老这么不给他为别人服务的机会,他工作上也一样不会做好的。”

  陈刚这几个月,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他似乎在用他的言行,告诉我和苏翰,一个成熟的有责任感的男人该是什么样的。

  没想到苏翰还知道我爱吃什么,一小笼烧卖,一碗皮蛋粥,那是我们刚结婚时常吃的快餐:他一路小跑端上来,嘴里还喊着“趁热吃,趁热吃。”

  我的眼睛立刻就湿润了。

  我想我需要的,无非也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关爱,发自肺腑,心怀暖流,苏翰很少表现过这么温暖体贴的样子,一句话,几乎引起了我的所有委屈和幸福,我看着他,眼泪打转。他也感动了,走过来攥住了我的手。

  陈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。那个下午,苏翰请了假,一直陪坐在儿子边上,摸着他的额头,跟他小声说会儿话,第一次,他像个父亲,而不是一个大男孩。

  这种感觉让我既陌生又熟悉,也许他永远不会如陈刚做得那么老练、熟悉、自然,可是苏翰,好像在这一刻,真的长大了很多。

  婚姻是什么呢?两只孤独的鸟,建一个巢,为的是躲避风雨。然后,一生一世,无论快乐还是痛苦,都是爱我们的人所带来的。包括成熟、责任、背叛。婚姻包含的内容实在繁多,哪里是爱情两个字就能穷尽的呢?

  我的沉思,苏翰一时可能不懂,但我会告诉他。说不清楚,就写信给他,他需要领悟这痛的代价,其实我也同样。

  今年3月,我们和好了。苏翰搬回了家,整个人改变了很多。他自己都承认,突然发现了自己原来需要对这么多人负责,家庭,单位,工作,客户,每走一步,都要学着体谅别人的感受,尽量做到问心无愧。

  我很感激陈刚,是这个男人教会了苏翰这些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