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地板砖画 » 正文

口述:饥渴难耐上网寻一夜情,经常出差玩一夜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0:42:48  

我的家在铜山县乡下,医专毕业后回到乡里的一所医院当了一名护士,月收入几百元,这对于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父母来说,已经很不错了。可是我的家庭条件一直很差,我的收入不能让我的家庭生活有丝毫的改观,渐渐地我对这种生活有了不满足,想到要和父母一样,一辈子过着这种贫困没有希望的生活,我感到怕了,于是毅然决然地辞了职,决定来市里闯荡一片自己的天地。

初到市里时,我在一家超市做促销员,由于经济原因,我无法在市里租房,于是每天披星戴月两头赶,那是一段苦不堪言的日子,但我坚持下来了,我坚信有志者事竟成。我的勤奋努力在一年后有了成效,经济大有改观,更为重要的是,我有了一定的市场经验后,跳槽去了一家更利于自己发展的公司。生活刚刚安定下来时,我的初恋也来到了。我同事的同学东对我展开了攻势,因为举目无亲,加上情窦初开,我很快就和东谈起了恋爱。初恋的感觉总是非常甜蜜与执着,那时我以为东就是我的一生吧,我不仅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贞操给了东,而且在经济上对东也毫无保留。可是一年半后,东突然提出了分手,他给我的理由是,他的父母认为我的家庭负担太重。这样的解释极伤我的自尊,虽然心里对这段感情不舍,但还是决然地和东分了手。只是分手的原因极大地刺激了我,我终于知道了钱的重要性,我决心要给自己创造一个好的生存状态。

我将感情的创伤深藏,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。3年之后,我终于以骄人的业绩被提升为部门经理,生活终于对我展开了笑容。当丰厚的收入使得我在经济上可以随心所欲安排自己的生活时,我却感到内心里很空虚,于是我开始上网打发时间,并深深沉迷于其中。

2003年“非典”期间,公司业务几乎停滞,我整天在网上泡着。这时,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生理欲望异常强烈,对于一个未婚女人来说,这是一个难以启齿的事情。由于自己是学医出身,知道女性“自慰”弊大于利,所以我没有采取这个措施来满足自己的欲望,只是难以遏制的生理欲望常常让我心烦气躁。生活中,我从不愿利用自己的女性资本为自己谋取现实的好处,然而,不知道为什么,一贯自律的我随着网上“一夜情”的泛滥,开始关注并认可了“一夜情”。我认为,两个陌生人发生“一夜情”,它的前提是彼此产生了愉悦的心情,有了想亲近的冲动,这种与金钱、名位、才德无关的感情也许是人类最本能的冲动吧,作为动物性的人,这种冲动或许不能简单地用好或坏来判断,当然社会有它的道德准则。

我还认为,“一夜情”当事人彼此的陌生增加了彼此的神秘感,非常刺激,而且双方遵守“一夜情”的游戏规则,天亮以后各奔东西,彼此没有任何负担。我对“一夜情”的理解,使得我开始物色可以发生“一夜情”的对象,毕竟这种行为还是有悖传统道德的,为了自己的名声与安全,我还是慎之又慎。
 

口述:饥渴难耐上网寻一夜情,经常出差玩一夜情

网上鱼龙混杂,但在众多的网友中,夏却让我有着莫名的亲切感,虽然我们只是通过键盘交谈,但丰富的社会阅历让我能在字里行间判断出这是一个很老实的男人。当“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”时,恰好我要到夏所在的城市开拓市场,一切都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。

不久,我到了夏所在的城市,在宾馆住下后便打电话告诉了夏,夏告诉我他要到晚上才能来看我。我在宾馆里等夏,这期间,我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,毕竟我受的是传统教育,觉着“一夜情”太离经叛道,可是我又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,这种矛盾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多房门被敲响。我打开房门后,夏出现在我面前:英俊、青春。由于外面下着大雨,夏全身都被淋湿了,我心有不舍,于是让他去洗澡,等他洗完后,我也去冲了一个澡。当我从浴室中走出来时,房间里突然有了暧昧的气息……我和夏分坐在两张床上看电视,只是都明白彼此的心思并不在电视上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夏坐到了我的床上,将我拥进了他的怀里,并开始亲吻我。起初我有点不适应,甚至在抗拒夏,但不一会儿,这久别的来自异性的抚摸与亲吻让我感到无比愉悦,而体内的欲望一波波荡起,让我情不自禁地开始回应他……这个雨夜,我和夏恣意抒发着真实的爱欲激情……蚀骨销魂、瑰奇诡异的感觉让我终生难忘。

第二天早上,夏回了单位。两天后,我在处理完公务后离开了那座城市。在返徐的车上,我心中有种如此激情汹涌转眼成空的怅然,但我知道那一夜的一切已经成为了历史。回到徐州后,我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,将夏淡忘在脑后。可是没多久,我接到了夏发来的短信,他说他无法忘记我,问我可以继续交往吗,我否定了。只是夏从此每天都要给我发来问候的短信,因为我不爱他,所以夏那些充满柔情蜜意的短信丝毫打动不了我的芳心。

不久,我因业绩好,被公司奖励去海南度假,我在通知了其他朋友时,也告知了夏。从准备行程到旅途中,夏的短信总是伴我左右,而除了夏,没有一个朋友给我这样的关心与问候。旅行回来,我给所有的朋友带了礼物,却没有夏的。几天后,也许良心发现,我突然怀想起夏的好来,于是主动给他打去了电话。接到我的电话,夏异常激动。因为我在那座城市已有了业务往来,所以一个月后,我再次去了那座城市,并约见了夏。我和夏相坐在宾馆的大堂里,聊得非常开心,像好朋友一样,没有发生关系。随后的两次见面也是如此。

2003年8月底,我第四次去那座城市。(一九文学网www.0149.cn)那天夏正好休息,接到我的电话后不久,夏便赶到了宾馆。进了房间后,只几分钟,夏便将我拥进了他的怀里,他的欲望异常强烈,我亦如此。我们纠结在一起,带着生之无限放纵,直到那种最最美好的、难以用语言描绘的愉悦漫遍全身……只是待狂潮退尽后接踵而来的是无尽的失落与孤寂……

我和夏在生理方面异常和谐、融洽,对肉体欢愉的贪恋,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段“一夜情”。我想我和夏相距两地,在我没有男朋友之前,可以继续维持这种纯生理上的关系,既满足了我的生理需要,又不会影响我在徐州找男朋友。基于这种想法,以后再去夏那座城市时,我都会和他在一起。

可是事情却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简单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经常的耳鬓厮磨使夏对我产生了深深的眷恋,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女朋友,甚至向他的父母提起了我,而这并不是我希望的。我在生理上很依赖夏,除此之外,我对他没有任何感觉,我们之间有着太多的差异,学历、个性、生活观念等等,使得我和夏不能在同一思想平台交流,所以我无法接受他。当我向夏提出分手时,他当即哭了,看到一个大男人哭得如此伤心,我的心软了,我知道他对我投入了真感情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让我着实为了难,夏违背了我的游戏规则,可是我又不忍心伤害他,因为我曾经受过感情的伤害……我不知我该为那个雨夜的“一夜”后悔,还是该为后面的数次“一夜”后悔呢……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