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艳遇空姐难忘我们香艳激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1:03:26  

     迪拜飞香港的CZ322航班中午11:11分晚了一分钟到达。波音777宽体客机,平稳降落,滑行停靠A86到达口。国泰航空的空姐用比普通话好十倍的英语,提示乘客:‘我们到了本次航班的终点香港,欢迎下次光临国泰’等等程序似的广播。我这时才迷迷瞪瞪的松开安全带。昨天下午就去了迪拜机场,晚上23:30的飞机。一天没有睡觉,困死了。还没完,还要换乘今天下午16:45的香港飞上海的港龙AZ808。拖着不大的行李箱包,在等候出发大厅二楼无聊透了,还有五个小时才能飞。

  脚趾都坐肿了,不想坐,只想逛逛。到免税店数码区被一新款相机吸引,只有一盒香烟大小。02年的数码机800万像素很潮流。现在送给你可能都不要。伸缩三级镜头,16倍光学镜,4G卡,还带半小时50万像素录像。近人民币4000元。心动不如行动,我决定买下这个相机。改变我八年的生活,从这一刻起,真实的故事开始了。接待我的营业员就是香港女孩阿雪。她也是空姐。

  “先生,我能帮助你吗”她那香港味的普通话真的很好听!“我看看这个相机。”“好的!这是样品机,您看看吧!”她的脸靠拢我很近,手把手教我操作,我甚至吸了她呼出的二氧化碳,很甜。“先生,你的机票和护照,给我,帮你登记保修卡和免税发票。”“你要去上海是上海人”她一边给我开票一边与我聊天。“哦,不是上海人,江苏扬州人。”“16:45的航班挺晚了。哦,你是Wa先生呀!嘿嘿!”我说:“是啊,太晚了,到上海天都快黑了,还要回扬州,不知道能搭得到车。昨天到现在还没有睡觉呢。只是在飞机上迷糊了几十分钟。睡不着。”“昨天就飞行到现在还没睡那不能这样子,身体会(累)坏的。”她没有用“累”这个字,普通话是差了点,但我能理解她的意思,“没办法,说不定在上海要住一晚。”我无奈地嘟囔着。阿雪抬头看着我的眼睛,心痛的般的表情从她那美丽的脸上一览无余。“要不然休息一天再回内地。”她善良地提示我。我说“票都买了!”“没关系的,可以转签。只要没有确认。我两点下班,带你玩玩香港”我说“香港玩过几次,消费太高!”“哦!,Wa先生,这是您的相机和发票。请您收好!”她双手递交给我护照、机票和相机包装盒。

  我低头打开箱包,收拾相机,站起时眼睛有些冒火花。想了想,这个样子我今天真的要‘坏身体’,我心动摇了。

  “港龙的值班台在那”我问她:“改签明天吧,听你的!”她抬头看看信息提示屏。时间是14:03。她与店长说了几句香港方言,意思大概和店长招呼一下,她下班了,明天见。她来到我面前:“我下班啦,带你改签去。”“好”我有些受宠若惊!“我叫阿雪”,我俩边走边聊。改签仅仅几分钟就搞定。明天中午十二点航班。我说要用美元去换一些港币。好搭大巴,或者搭地铁。

  我知道在香港只能使用港币。她说不要哪!她有八达通(IC卡)。

  大巴从机场到中环要48港币。她帮我刷了卡,没有要我付钱。我想等到了中环后请她吃饭,再给她车钱。结果恰恰相反,这是后来的事情。45分钟后我们在中环下车,对阿雪说:“那个酒店便宜些,我去订个房!”“那个酒店都要几百块,不要哪,你跟我来。”她笑笑地说着。我心里一紧,有些后悔了:今天是不是遇见骗子了,劫财还要劫色

  进入一条后街,在弥街的斜对面一条小街里,有一个旧公寓,三四十层高。进电梯时,阿雪与门卫值班的阿公在开着玩笑,我听不懂,意思可能是说:阿雪呀这个帅哥是男朋友吧,阿雪说,是是是,不行吗阿公你看看他帅不帅“帅~、帅~”阿公很亲切地与我点头招呼。我的心放下了一些,反正已经来了,就听天由命吧!大不了一世英名了断在这灯红酒绿的繁华之地。二十三的数字是我们停下开门的楼层。楼道白天也开着灯,F号的铁栏门被阿雪的钥匙打开,是个一室一厅小单元。阿雪接过我的行包,说:这是我家,就我一个人,妈咪陪小弟在英国读中学,阿爸去世了。家里很干净,我在门口没有进去,地板像镜子一样亮。“进来呀!”阿雪有些‘不自然’的减轻了语音。我有些‘慌张地’脱掉紧紧包着我那肿胀的脚的鞋子。穿着袜子走进了我永恒记忆的仙境。

  “Wa先生你冲个凉吧,睡一会”,我只能乖乖地听从。抄出箱子里的洗漱准备进溶室,阿雪一把夺过塑胶袋,“打湿了,明天不干,会臭。”阿雪打开壁橱拿一条新新的毛巾,“这是新的,没用过。其他里面都有,你只拿牙刷与剃须刀。”我一边冲凉,一边在想:阿雪是不是认错人那是不是头脑有些问题是不是做那事的小姐。

  是不是想要骗我的钱我脑袋里快速地转着各种想法。其实阿雪这时正在清理她自己的床铺,为我睡眠做准备。我穿着一身短装出来了,阿雪手里的电吹风已经响声大作。头发上的水在阿雪的手指间被过滤掉,电风吹着暖暖的气流。我有些进入半仙半人的状态,暇断思停地闭上了眼睛。停风机后的清静,我不情愿的睁开眼,看见阿雪那微笑的脸庞。“快进房间休息吧!我去买鱼蛋粉和叉烧包。”甜甜的命令,我只能是乖乖进入房间,睡在阿雪那个散发出香气的软绵绵的床上。枕头上有阿雪的面霜味,真香!心里想,一张床,外面又没有沙发,今天晚上我只能坐着看电视啦!其实我又错了!

  阿雪出门买晚饭,我在她的体香中渐渐入梦:到处是香,但是看不见花,那我又在那里呢我牵着阿雪的手在香气中上升、上浮、上飘。寻觅那香的来源,越飘越高、越飘越远、越飘越飘。 四处张望,万籁俱寂,那有花的影子 阿雪也不见了!“阿雪,阿雪,你在那儿” 我紧张地呼唤! 我的手里又重新抓住了阿雪的手, 耳边清晰地传来她的声音:“在这!”我如释重负,继续飘荡、飘荡。可是手里再也不放开阿雪的手。也不知飘然了好久。忽然手里一空。

  我猛然惊醒。阿雪含笑娇嗔地说:“把我的手握痛了。”我睡眼蒙蒙地本能地说:“什么”阿雪轻言道:“你睡了四个点钟啦!一直拉着我的手,手都被你捉木了。”你不是出去买东西了吗我说。她点点我的鼻子:“早回来了,进门就听你叫我,我进来就被你捉住手,四个多点,也不松开,好大的力。”我这时才完全清醒:

  原来我做梦握着的手是真实的。而且那么长时间。我挺身坐起,“现在几点啦”“现在八点过了”。阿雪说:你再睡一会我说:好多了,不要哪!哦!那我们吃东西吧!阿雪走出房间准备晚餐。在餐桌上我看见了很多说不出名字的小吃,阿雪说:我们这里不卖酒水,没有红酒。我说知道。香港的酒要有牌照才能卖。我说:“阿雪,想喝红酒吗”她说:“想又能怎样又没有!”我转身提出我的箱包,那里有一瓶在国泰航班上买的人头马XO,120美金。阿雪连声说不要,“那么贵。带回去吧!”我已经撕开瓶口金箔,拧开铅封了。阿雪拿出两个高脚玻璃杯。我往里注入红玫瑰般的酒。干杯,为了我们相识。我们相互敬献,已经下去半瓶刻度。我的话也开始多了:阿雪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阿雪笑眼里已经泛起莹光,红了的腮帮一边一个浅浅的酒窝。我又说:你对我好为什么阿雪低头含笑,还是不语。我又问:我是不是长得像一个人,把我当作他了她猛然抬头:“才不是呢”我又讲:那为什么呢阿雪说出了今天才流行的一句话:没有理由!今天流行的语录:爱,不需要理由。八年前我就享受到这句真理。我已经热潮彭湃,面红耳赤。阿雪的美,与当今的选美佳丽不差上下。她穿着机场的制服比美丽空姐还要美丽。我其实在她那里买相机的‘绝对’原因就是因为她太漂亮。我说阿雪,你了解我多少我多大啦她飞快地回答:你二十二。名字是Wa...Lin。血型B㈩。江苏籍。我目瞪口呆:你怎么知道

  “傻瓜,护照上都有!”“那也不能过目不忘啊”“我那有那个本领。只是我用心记下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阿雪的头低得不能再低了。笑容的脸庞流下一滴水晶流体,慌忙用手擦拭。有些淡妆的眼影已经花黑。她慢慢地抬头,期盼的泪眼珠光闪闪,轻轻地,细软绵甜地说:你愿意吗我语无伦次地:行、行,好。愿意。“你不原意就不要勉强。不要你行行好。”我慌忙纠正地说:“行,愿意,好!不是行行好!”

  她掩口大笑。我也开心大笑。我们俩狂笑不止。举杯一饮而尽剩下的红酒。我们都已酩酊大醉。我俩相拥着东倒西歪步履踉跄地倒在床上。

  不知何时,我的的右臂剧痛,似千斤重物压埋,抽脱不了。努力再努力好像是手臂生了根一样,深深地生长在这里,已然连接成一体。我的意识蒙蒙恢复,再次抬举右臂,依然如故,侧头一看:阿雪的头枕在我的臂膀,她的发结不知何时己散开,浓密秀发铺落我的身体右侧,我轻轻拨开她那发雾,里面现出一个天使般的容颜:

  白皙的脸,细弯的眉。

  长长浓浓的睫毛,弯似两片翘起的月亮。

  高挺笔直的鼻、红润的唇,

  细无声息的吐纳着芬芳馥郁的气韵。

  右手搂抱着我,左手在她自己的左耳边,

  自然卷曲的手指,纤细悠长,

  甲盖上粉红的油彩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。

  高耸有形的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。

  侧卧的身躯似S形的正弘曲线。

  修长的腿一条压在我的身上,那条伸延出了床外。

  她那香甜的睡姿,引我失去了理性,一股野兽般的冲天而起。

  但是,她那无知无感天真的容貌,使我已经失去了那个本能的冲动。死去抽出那条已经麻木的手的心,就是坏死那个麻木臂膀我也情愿。我就这样侧着脸看着她,左手轻了不能再轻地清理漂落在她脸上的长发。手指肚的肌肤触动了她的脸,她不情愿地吧吧嘴,把我抱得更紧。她的头顶着我的脸,发香浸透了我的心。我在默默地等待右侧臂膀死亡,这时的我才明白:什么是视死如归。什么是再所不惜。什么是心甘情愿。

  什么是爱的幸福。我的左手抚摸着她臂膀,光滑如玉,如玉光滑,光滑如玉。

  我又在飘浮。感觉血液在燃烧,呼吸被堵塞,口中有蜜的滑甜。琼浆玉液的清香,我忘情地吮吸,忘了呼吸,只在吮吸。已经缺氧,胸膛憋涨,脑海白茫茫。想拚命推开压在我胸前的重物却不能指挥手,想摇头拚命摆脱口腔里的滑物,却越摆越紧。我已经死了,在上天堂的路上。我已经飘浮在空中,羽化成仙。天堂的仙女正在我面前迎接我。我忘记了我,忘记了我的前世。我是谁我是谁呀我想不起来!眼睛一睁,一天就过去了,眼睛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。

推荐信息:
>>> 一个蛋下垂,还有点大,手淫完疼痛,就疼这一个。
>>> 还是处女膜
>>> 掉头发怎么治啊
>>> 想自慰到高潮
>>> 火车卧铺上,我的手伸到了她下面

第一页12下一页

  我睁眼了,原来阿雪在亲吻我。

  她骑坐在我腹上,双手支撑着上身。脸上害羞的笑容像红玫瑰。我伸出左手一把抱过她的头,将她的唇贴上我的唇。我刚刚从天上飘回来,又要将自己飘送进天堂。在天上人间,我俩透明的肉体,没有秘密。做着翻云覆雨的神仙差事使我们香汗淋漓。该做的都做了,她为我流出了第一滴圣血。相依在我胸前的阿雪,柔软的玉峰上下起伏。用她纤纤细指拨弄着我胸膛。我们都已成仙。

  我们已犯天条,就等待人生天庭的审判吧。再次冲凉,我背后抹沐浴露的手已经是阿雪的手了。曦光穿透了帘布,我们再次相拥而眠。肌肤的相贴已然没有两颗心贴合得紧。阿雪微笑着开着玩笑:老公、老公...每次的呢喃都得到我一个亲吻。直到我飘逸升天。

  她的手机玲声唤醒了一对鸳鸯。那是阿雪的起床闹钟玲声。朝九晚五的节奏。阿雪披衣下床,关了玲声,对我嫣然一笑:“对不起,阿Lin。”我的名在她口中说出是那样的柔情。误听成英文的‘达令’。“今天是晚班,上午陪你扫街!”“你还有做清洁的工作”“我的小傻瓜,香港话扫街就是逛街。”听她这个解释,我嘿嘿地真的在傻笑。兴奋地跳起又慌忙地拉过床单掩盖前面,因为我是‘天体’。阿雪微笑地扭转身体,背身递上我的衣裤。

  阿雪微笑地扭转身体,背身递上我的衣裤。阿雪也在洗漱着更衣妆扮。一身时尚的休闲比制服美丽千倍。我拿着新相机与阿雪牵手走出‘我们的家’。早晨的香港街道很冷清,只有巴士和小卡,行人很少。商店、公司九点才开工。我俩像两只喜鹊,在街道上叽叽喳喳地开心拍照。第一张的倩影就是阿雪,往后的影像还是阿雪,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再进入我的光圈。早点铺35元一份的牛腩面,那是我一生中最香的早餐。

  阿雪不知是怕长胖还是怕我吃不饱,她的那碗面都分给了我。她只喝了一些汤水。还问我要不要再来一份!我早已撑饱。她手中的纸巾仔细温情地帮我擦拭嘴角。早餐店的老板娘吃醋不已,连声戏说:“大陆仔,你这个阿女对你唔好,你冇坏心,雷公冇放过你的,她好靓好善格。”阿雪忙不迭地对地上啐了三下,娇滴地说:“阿婆,冇乱讲话。”我一头雾水,问阿雪,阿雪谎说:今天会下雷雨。我以后才明白当时阿婆说的是什么。天上真的出现了乌云。

  再次走在天街上(天桥式的人行道),我俩目光总是对视,扣着的手、交叉的臂,传递着温馨,引来路人的目光。我们显然忘情,没有了含蓄,只有放肆。名牌成衣店开门营业的第一对情侣就是我们,阿雪为我买了最贵的一套,刷卡的金额差两元5位数。

  意大利的皮鞋,德国的电动剃刀,法国的男士香水也全部是阿雪买单。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自己付款,因为她是用香港方言在为我购物,所交流的内容我一句也听不懂,我只是她的模特。天上传来雷声,阿雪对我说:我们回去收拾一下,不要误了搭机。

  我心里早已把中午的航班忘得一干二净。‘其实不想走,其实我想留’那句歌词真是为我写的。

  时间不多了,离12:00的飞机只有一个半小时了。我们小跑着回家,拿上行李,阿雪也是把制服套装装入纸袋。俩人匆匆忙忙赶机场地铁专线,那样可以节约时间。天上的雷声越来越近了。开始有雨点了。地铁专线票只卖往反双程,140元。管不了那么多了,时间不多了。地铁车厢空荡荡,除了几个黑人老外,就我和阿雪,阿雪跑得太急有些气喘,左手叉腰,右手还帮我提着新买的服装袋,我要她放下,她不愿意,说不能搞脏。因为外面开始落雨,地板上有些水渍。还好,出了地铁口进安检一切顺利。

  还有四十五分钟刚好赶上登机时间。换登机牌时,才知道因雷暴天气,我的那个航班取消。苍天有眼,人不留人天留人。

  我心里黑暗地默笑着。

第一页12下一篇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