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无间页游 » 正文

男人口述:离婚后我失去幸福和健康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0:48:40  

 

  36岁那年,我遇到了可可。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女人改变一切。然而,她的确改变了我的一切。

  我是某公司的副总,有房有车,过着人们嘴里的那种中产生活。妻子雪琴是我大学同学,结婚13年来,也算伉俪情深,每次看到认识的人离婚,我和雪琴都会笑话人家:“真是吃多了撑的!离什么婚啊,看着孩子也不能离婚啊!”

  妻子贤惠美丽,把家打理得温馨、舒适又浪漫。虽然我感觉到与妻子结婚10年后少了点儿激情,可是我仍愿意下班回到家,两个人换上家居衣服,在阳台上喝一杯普洱茶,听听音乐,这是我多年的习惯。有时,女儿会弹钢琴给我们听,回想起来幸福其实就这么简单。如果不是可可的出现,那么,我依旧会拥有这样的生活。

  可可是到我们公司的新员工。可可报到那天,全公司轰动了。她的确是个美人,模特身材,长着一张酷似李嘉欣的脸。有人说:“这么漂亮,真应该去当明星。”

  初次相见,她十分大方,举着酒杯过来对我说:“以后你要多照顾我啊!”

  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,我心里感觉被深深的触动。

  后来才发现,她不但人漂亮,工作也很努力。我在会上表扬她,她却很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散会后我问她:“骆可可,你怎么一脸不服气的样子?”

  “这算什么呀?”她说,“我会做得更好”

  “小丫头,口气还不小。”

  “谁是小丫头啊?我都24了。”

  “你也属马?”

  “那当然。”

  我哈哈笑:“我是老马,你是小马。以后,你就叫我老马吧!”我开了句玩笑,没想到,她还真叫我老马了,我也就叫她小马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。后来她说:“老舍有篇小说叫《二马》,你看过吗?我们就是二个马。”

  熟了,我们常常一起去喝酒,当然,还拉着一个男同事,其实那男同事只是掩人耳目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感觉到一天见不到可可就心慌,所以总是创造机会和她在一起,陪妻子的时间自然就少了,我说报社最近改制呢,忙。妻子一直是相信我的,因为我几乎没有说过谎话。

  那天,可可请我们去她租的小屋里喝酒,我没有想到她还会煮饭。我们三个喝多了,到后来,可可又拿出一瓶酒,她给男同事倒上,然后又给我倒上。我感觉到再喝就不行了,可气氛实在是好, 我一仰脖,喝!当我喝下去才知道,可可做了手脚,她给我喝的是水。 我抬起头来看着可可,她也正看着我,当我们目光撞在一起时,我终于明白,我掉进去了。  那天晚上,她灌醉了同事,然后把我拉进她的闺房。关上门的刹那,我就抱住了她。一切,从这一天开始就改变了。

  我们成了情人。周末,我常常借口加班,车上坐着我正热恋的女人。

  这“第三地之欢”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可可就提出结婚。

  我没有结婚的打算,因为我周围的男人很多都有情人,他们说,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可不能犯傻离婚啊!可是可可怀孕了。

  我正犹豫不决时,可可做了一件让我没有退路的事情,她给雪琴打了电话。

  我不知道谈话的内容,妻子回来后说:“离婚吧!我是追求完美的女人,忍受不了你的出轨。”我们协议离婚了。办手续那天我眼角挂着泪珠。

  雪琴对我说:“你对不起我!你说过要跟我好一辈子的。你忘记了,你从前不过是农村出来的穷孩子,是谁在你上大学时给了你钱让你读完大学?是谁说过要报答我?这就是报答我的方式吗?”

  上大学时,我家贫,雪琴家里富裕,是她从家里要来钱供我读书的,后来结婚时她父母反对,可她还是跟了我,没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。

  我觉得对不起雪琴,所以净身出户,什么也没要。她却把存折的20万元给了我,然后开了张单子,上面详细写下我常吃的药。我血压高、血脂高,胃口不好,有慢性肠胃炎,当她把单子交给我时我哭了,而女儿说:“爸爸,我恨你!”

  我的自私,让一个家彻底崩溃了。“再找个好男人吧,”我对雪琴说,“是我不好。”对一个没打没闹没哭没叫的女人,我能说什么?好多离婚的人都跑到单位去闹,雪琴却选择了一个人静静走开。

  因为我负责工程出了严重的事故,我被撤销了副总的职务。一气之下我辞职了,可可也跟着我辞职了。我凭着以前的关系,到了另外一个公司。

  我以为等待我的是新生活,没有想到爱情和事业都会一落千丈。

  经济上带来的压力让可可很有意见,问我为什么要把房子给雪琴,我说因为我对不起她。

  “那你让我跟你一起还贷款就对得起我吗?”

  我们刚刚结婚,却为经济问题吵了起来,回想起和雪琴在一起的日子,开始虽然苦,但没有为钱吵过架。可可抱怨跟着我受了罪,我只好想方设法去赚钱。

  几年之内,我收到过不少黑心钱。为了尽快还清贷款,我也顾不得了。这些钱打了个擦边球,既不触犯法律,可也绝对不是名正言顺。

  可可的脸上露出了动人的笑容。我们的孩子流产了,我怪她不小心,她说:“孩子总还会有的。”  可是有一天,我偶尔发现枕头下面有避孕药。我吃了一惊:她在吃避孕药?她说:“先不想要孩子,等立住脚再说吧!”

  女儿有时会给我打电话,听到女儿的声音我总是很心酸。她说:“妈妈让你注意身体,问你血压还高不高?要少喝酒。”可可在旁边就会酸酸地说:“让她少管,以为她是谁!”

  有一天我出差,故意绕个弯回原来的家看看,钥匙我还有。打开门看到家的刹那我差点流眼泪:桌子上有一层灰尘,好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,阳台上我们喝普洱茶的杯子还在,里面是一圈长了毛的茶叶。

  给雪琴打电话,她说:“我们没再住那房子,那房子还是你走时的样子,因为一住进去就伤心。”

  我约她吃饭,顺便想看看孩子。

  她瘦了、黑了,孩子也瘦了,我鼻子一酸。这才发现,她们还在我心里。

  我给她们夹菜,她们说:“谢谢!”居然这样客气。她们问我在北京是否还好,我点了点头。忽然意识到自己过得太匆忙,一点儿也不好。我掏出钱来给她们,女儿说:“不用,我不用你的钱!”

  “雪琴,你再找个男人吧!”我劝她。说这话的时候,我心如刀扎。

  我回到北京,可可大闹。她不允许我再和前妻联系,并且时常翻看我的通话记录,查看我的信息,夫妻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。

  可可有自己小圈子,夜夜笙歌,去泡酒吧。

  我们之间开始争吵,为钱、为自己的观念。我喜欢喝茶,她说茶太中庸,她喜欢喝饮料,说饮料刺激;我喜欢安静,她喜欢召来一帮人开party;我想要孩子,她却要丁克……

  我们越离越远,当初的感官刺激抵御不了我的失落。这时,我病了,被查出前列腺炎等男科病。

  没有爱情会在原地等候

  而此时,可可在办理出国手续,她说国内太郁闷了,要出国读书。

  经过治疗,我的病慢慢好了起来。是雪琴来照顾我,此时我下定决心:骆娜娜一旦出国,我就提出离婚。

  可可出国需要钱,提出把房子卖掉。这个女人,最后想的还是她自己——她卖了房子,我住哪里?

  我的心死了。但祸不单行。不久,我被人告发受贿,不得已,我辞了职。卖了房子之后,可可几乎带走了所有的钱,不久,她寄来了离婚协议书。

  我没有了房子没有了工作,孑然一身,为了自己的所谓爱情沦落到这种地步,过着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。

  雪琴来了电话,她说:“回来吧,也许家乡的空气更适合你。”  我没有回去,我想做出一番事业再回家乡,然后和雪琴重续前缘。在哪里跌倒的,我要在哪里站起来!

  给雪琴打了一个电话,她二话没说,往我的卡上打了20万元,说是这几年的积蓄。我心里的感动无法言说。

  我的生活再次从零开始。我在北京成立一家小公司,彻底打了一个翻身仗。不久,我又贷款买了房子买了车。但这次,我是为雪琴奋斗的,我要给她一个交代,不能落魄着回去。

  和可可离婚后,我常常和雪琴联系,给她发短信,问女儿的情况,女儿也常常来看我。女儿已经高三了,大姑娘了,雪琴在女儿身上花费了太多心血。当我看着长大的女儿,我心里很愧疚。

  41岁这年,我与雪琴离婚五年,而我和可可短命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半。后来我才知道,当初她只是想用孩子逼我结婚,结了婚,目的达到了,她就瞒着我去打掉了孩子,骗我说是流产了。

  我听说可可和一个德国人结婚的消息,结了婚,她就能永久地留在德国了,这种事很符合她的性格。

  雪琴生日这天,我在谢瑞麟买了一条钻石项链,准备开车回家,把项链亲手戴在她的脖子上,对她说,我欠她的,就后半生来还吧。

  当我兴冲冲,打通雪琴的电话时,我惊呆了——今天居然是她结婚的日子!

  “是你吗?”雪琴说,“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结婚?特意赶回来的吗?”

  她怎么会结婚了?她怎么能结婚呢?

  我赶到时,正赶上婚礼进行中,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我的事情,那个男人全知道,借我20万元,他也出了钱。

  而此时的我,却这么伤感。是啊,我总是说让雪琴再找个好男人,当她真正找到时,我却这么失落。我总以为雪琴非常爱我,她会在原地等待我。

  是谁说过,没有爱情会在原地等你。是的,我凭什么要求人家等待我呢?

  那条项链就算我送给他们的新婚贺礼了。婚礼是热闹的,我是寂寞的,当我走出举行婚礼的大厅一个人开车往回走时,想到失去的幸福和健康我泪流满目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